佳作速递
佳作速递
当前位置:首页 > 佳作速递 > 佳作速递 > 正文
迎接春天的诗歌 第二期《短桥下的春天》
发布者:admin  来源:  发布时间:2021/2/4

迎接春天的诗歌 第二期《短桥下的春天》


微信图片_20210206102634.jpg




  万家灯火路,桥通两岸心。
  桥短桥长,这座人生的桥演绎着多少个悲欢离合。
  桥多是悲情的象征,是离别的意象。
  然而“春天”却可以赋予这桥别致的情感,或举家团圆的欢乐,或爱人私语的甜蜜。






微信图片_20210206102645.jpg

《短桥下的春天》/冯老师

 

给海南岛写个传记

把春天的故事和冬天的温暖

都写进大海的波浪

还有一道道白云

 

我打拼的日子留在这里

故乡的往事在那边

一座短桥让分割的思念血脉相连

 

从来都是就地过年

我不敢也不愿在故乡的烟火里留恋

我属于那种不要家的浪子

在天涯海角

总是寻找那个像样的春天


微信图片_20210206102651.jpg

 

《短桥下的春天》/李佳芮

 

——弟

他只穿着一条短裤

从河边的树梢上滑落到我跟前

这个调皮鬼

我刮了刮他的鼻头

上面粘着新发的枝叶的味道

我嗔怒的

训斥他的沾了薄凉的短衣

我看到清晨露珠在他的眼里涌动

他贴近我的耳朵

一朵烟花在我耳边炸开

姐,春天来了。

——春之韵

我伸出手

在柔和的春风里略略一抓

便是满手的空灵

我听见孩子们的笑声

被拉成长线,又汇集成一个点的风筝从我头上飘过

我跟着人们欢呼

那一山一水都是沾了些明快

他们叫着,嚷着

回荡在充裕的天地间

哦,春天来了。

——梦里的桥

几缕弯弯绕

银河梦里桥

我看到春水推着仍带着冬日凛冽的浮冰从我眼前划过

它们消失在我眼前的桥

打个弯

又默默的走了

我看着桥柱上已经爬满了的苔藓和各式各样的壳类生物

那是新生命的到来

是呢,春天到了。


微信图片_20210206102658.jpg


《幸福》/罗振华

 

喜马拉雅

抖动雄狮的鬃毛

发出震天巨吼

 

太阳撕开云彩

在雪山之巅

造了一座圣殿

 

我踏着阳光

缓缓走入

 

你踏着朝霞

坚定而来

 

她带着孩子

张开翅膀

攀爬而上

 

来吧,来吧!

来到这幸福的圣殿

点一盏红灯

照亮雪山下的世界




《短桥下的春天》/郝蕊

 

支离破碎的词汇在短桥下开始汇集

风经过那里时有空空的回声

我借助一截绳索抵达

被冰冻的土地上   白雪已凝成冰霜。

 

河道空荡    

一棵不能长大的树木被风大力的梳理

细硬的枝杈裂开,

红色的血从我的心胸间像溪流一样流淌出来

桥上的人看我手刃自己。

 

没有一把锋利的刀可以将冻土割断

只有此刻不用低头

西北方向的风不停歇地吹着

短桥下面,冰霜已与我一起消散了。


微信图片_20210206102704.jpg


《短桥下的春天》/王菁菁

 

被冬天关久了

格外想念那座短桥

桥下的木桶和唠嗑

 

捣衣杵敲击

是春的吟咏

伴着水花

重复同一段旋律

 

在桥上

将冬日迎来的雁送离

踏着桥下的春

又远去



《短桥下的春天》/李哲

 

山水还未融化

砾石未曾到来

青鸟还在南方

漠北依旧荒凉

雾霭总遮蓝天

短桥一如往日牢靠

桥水一如往年断流

河底鹅卵汇集

桥面沙土齐聚

寒风倔强的冲过桥洞

勾起了河岸的沙尘

拂动了浅坑的湿苔。


微信图片_20210206102711.jpg


《短桥下的春天》/佛永祺

 

我站在绚丽的三亚桥上,

五颜六色的灯光照耀行人们的脸。

天色渐暗,晚风吹过,

波光粼粼的湖面倒影着良辰美景。

 

我与同伴沿着桥走啊,

脚步逐渐放慢,

只因我想多看看这短桥下的春天。

我们一同,

一同记录温柔的画面。

 

春悄然来临,

我望向远处,

不知你是否也能想起我?

 

我们的故事,才

刚刚开始。


微信图片_20210206102717.jpg


《短桥下的春天》/刘思佳

 

青鸟苍白的湖

你做着沉重的梦

梦见一个沉默在海里的

春天洁白的岛屿

 

在那些将要死去的日子

你的涟漪如何隐藏

你的镜子如何遗忘

只有默默的承受高空

在生同死的一瞬间

在一片昏睡的波浪中相互亲吻

 

我的生命赤裸的

像灰色的岩石

整整一个漫长的日子

我都赤裸的躺在短桥的灰色岩石上

 

从流浪的云中

捡几许星星碎片

然后站在沉默中

无穷的等待时辰

看冬天轻柔的踱步走进下面的山谷

巨人露出微笑


《这条路不供行人行走》/刘锐

 

我,是我时间的障碍物

还没睡醒,就已经在赶路

总有一条路不供行人行走

而我们,一直都是敌对

这源于一种最原始的表达

嗓子尖细

蛇从里往外爬

不用嗓子去发声

就像把沉默定义为一种语言

并且从不认为天堂就是国度







    我们以“桥悲”入境,以“春喜”出境;体会着桥的内心,迷恋着桥的魅力,感叹着桥的经历。我们喜欢的不是桥的悲情,而是它历经千年的磨难而依然热爱世界的气度。



文字|李哲       

 排版|杨晓茜    


分享到: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