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作速递
佳作速递
当前位置:首页 > 佳作速递 > 佳作速递 > 正文
吉光片羽 第三期
发布者:admin  来源:  发布时间:2021/12/5


吉光片羽 第三期


你是否

于万籁静寂处聆听过自然的深意,

是否

感触过白云苍狗之间滑过指尖的流年?

是否

因万物种种,浮想联翩?


1.jpg


无题

伍俐霏


不可见远山青,只浅淡蓝影,层层峰峦,云烟盖顶,燕低行,衔飞雨,蝉声消,竹不屈。但有青天清而无白日照,迎素节南宫,剪红衣,抛翠袖,褪去一身画罗衣,瞧得我把长发断,把声压,把娇气缄杀。唯因羡英台耳上有环痕,又喜珥铛珠翠之宝气,恰逢舞象之年,便以针穿耳,以遗环痕。

青山见我不觉我妩媚,只垂首。笔不搁,搁不得,长安街上阔步走马,长缨红枪挑风流。

长风送来远方烟雨,海棠初放,都予我揉作胭脂,点染眉睫。



无痕之雨

吴紫琪


下了好大的雨,从前天下午,一直到今天傍晚,整片天空都是乌云密布的,不见一点光。

但今天一定要出门,虽然我又不能同雨提前打好招呼,再要它在我得空的时候再来,来得时候再谦逊有礼些。

归根结底其实还得和孕育它们的乌云说去,问问它肯不肯让雨来的缓点,柔和点——然而我是够不到乌云的,自然也没得商量。

我常用的那把从家里带来,上面带着竹叶的油纸伞早用不得了,连续几天的阴雨,木制的伞骨上遍布了霉斑,还都一并长在了伞的内侧,由内至外的蚕食着伞面,吞吃着伞骨。

我也实在是舍不得再让它为我挡雨,只好拿了把折叠伞先将就将就,把这大雨“应付”过去,再从长计议。

雨由狂风裹挟着,拍打着窗子,肆意宣泄,它好似和我有什么仇怨似的拼命地撕扯着我那把随时会被掀翻的雨伞,咆哮着要把它整个撕成数不可数的碎片,连同地上早已经被凌虐至粉碎的残花落叶,一同卷到天上去,化作暴雨的一部分,再去撕裂下一个狂风暴雨中的猎物。

远处的车灯在雨中也显得十分昏暗,车里避雨的人们一个个也是目光呆滞,不知自己要前往何处。

车子急驰而过,溅起一片水花落在沉寂的水坑里,我眯着眼睛一看,又看到无数雨点激起一圈圈涟漪,涟漪同涟漪汇聚,雨声同雨声交融,在这瓢泼大雨中,分不清是哪一滴雨激起的波纹,听不出哪一滴雨落的声音,不管它是从天南还是海北而来,此时浑然一体,只能看见如决堤一般奔涌的水流,听到一阵阵撕裂锦帛般的雨声。

雨滴争先恐后,你追我赶,生怕晚了一步,融不进水流中去。

那些拼命追赶挤进队伍的,便和其他同伴汇为一流,再由一流汇为一片,拦在行人面前,可又怕被半路挤出来,推出去,又急匆匆的随波逐流,冲到下水道里去,终也不知流向哪里了;

那些落在人身上的,便顺势去打湿行人的裤脚,顺着裤脚慢慢往上爬,顺势贴在人腿上,非得把他淋湿淋透,才肯顺着衣角离开。

所以何故一定要在这不见阳光的暴雨中义无反顾的前行呢?

我不知道。

只是有份他人交与我,让我定要传递下去的信念推着我,要我不要回头——上去吧,攀到云彩上面去吧,踏着裹挟着暴雨的狂风扶摇而上,伸手去揽一揽天上的月亮,再剥开一点云彩,好让月光能透下一丝来,去照一照那些同在暴雨中前行的人。

如此念着,又不知在雨里走了多久,终于走上了书山馆的台阶,我望向身后,猛然发现雨早就停了,抬眼竟是一轮皓月当空,满天彩霞。


4.jpg


小楼一夜听风雨,静看天边云卷舒


排版王若男

文字熊笙同

校验佛永祺

分享到:
在线客服